没有意识到自己文还没更的人

点都点进来了就关注一下嘛
以及,点开↓





qq1727876530
顾敛玥
较为暴躁

这种欧欧西的东西一定是搞错了什么②

魔术师/“杰克”/佣兵/园丁x“慈善家”
空军x盲女
机械师x蜘蛛

本章注意:
园丁逐渐变黑.jpg
黑园对社工有意思,白园对社工的认知:之前暴躁,身上一股地痞流氓气息但人挺好的大哥哥,但现在惹人厌的很。

说实话,海伦娜能有恃无恐地写黄蚊,还是因为她觉得就她唯一有可能示人的日记里的狗爬字和本子里写黄蚊的端正字体有着挺大的差别,不会被认出来。
海伦娜不想暴露自己不是个纯盲人的原因,不是什么能得到加倍的关怀,也不是什么扯淡的病弱美人更吸引人。
她是不想错过玛尔塔背着人给她比的小心心。
玛尔塔面皮薄,如果她知道了她给海伦娜比心的事被海伦娜尽数纳入眼中,怕是会因为羞耻躲海伦娜很长一段时间。

雇佣兵奈布.萨贝塔最近总是被被身边的异样所困扰。几乎每次看见女孩子们,他都会被她们像是冒着光的眼睛吓到。
不对劲,不正常,太邪门了。
他也偷偷问过瑟维,瑟维表示爱莫能助,但建议奈布直接去问问那些女孩子们。
奈布.萨贝塔今天匹配到了玛尔塔,她现在状态明显不怎么样,一副精神恍惚的样子。
开局时,海伦娜敲了下盲杖,奈布发现自己离监管者还挺远的,一回头,发现玛尔塔的出生点离自己不远,于是奈布在纠结了一下到底是皮还是询问玛尔塔后,毅然决然地跟着梦游般的玛尔塔找到电gay,修了起来。
玛尔塔闷着不说话,奈布就jio的玛尔塔不想理自己这块小饼干。

随后心里充满b数的奈布.萨贝塔同志认清了自己不高的饼干地位,做出了英明的决定——先从玛尔塔的身体情况引入话题。
奈布对她表示关切后,玛尔塔只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然后空气瞬间安静了。奈布修着修着,还是害怕没赶在庄园最后一个还正常的人类女性疯之前得到答案,最终问了出来:
“玛尔塔小姐,你知道最近女孩们为什么这么……疯癫嘛。”
玛尔塔几乎是趴在电gay上在修,她听到奈布的问话,用了三十秒连接好了脑子里断掉的线,然后挑了挑眉毛,反问奈布一句:
“你的屁股真的特别软吗?”
于是尴尬要点燃空气惹。

在这之前,奈布一直觉得玛尔塔是个正直的好军人,带着点可爱的梦想的那种执着的军人。
但他此时此刻觉得玛尔塔是个ky怪。
——这位解解清醒点叭!
奈布被吓得口吐淋语。
玛尔塔虚弱的笑了,她如释重负地挺直身,给奈布行了个军礼:“奈布.萨贝塔同志!请原谅我的冒昧!”
——果然还是傻了吧。
佣兵快要不会修gay了。

于是突然化身新世纪好青年的玛尔塔(自认为)亲切和蔼的告诉了奈布庄园中的女孩子为什么这么怪异:
“你的本子,所有女生,人手一本。”
玛尔塔看着奈布如经历天打五雷轰的表情,不仅感叹苍天饶过谁,非常偷♂税的接上一句:
“你在下边。”

克利切突然jio得背后一凉,但他作为一名合格的画师,还是没得挪动自己金贵的屁股,继续画着他的小钱钱来源,美丽同人本。
笔尖在纸上画出流畅优美的线条,下午刺眼的阳光从窗子里照射进来,硬是把克利切的面容照的柔和了几分,都说是认真时是一个人最好看的时候,还不如说是眼睛里带了什么美颜滤镜,这人吧,就说好看就好看。

“叩叩,叩叩。”

有人在外边敲门,克利切连忙收好画稿,一边高声说着:“请,请等一下,克利切这就来!”
,一边将画稿锁进柜子里。

克利切之前也没收过画稿,因为他的房间基本只有海伦娜进来,对海伦娜自然不需要隐瞒这些东西,但海伦娜对这种行为表示强烈不赞同,她要求克利切只要出门或者有人要进来,就得把画稿锁住,不能被人发现——这可关系着海伦娜的每日空军福利啊!海伦娜才不会想失去这个诱人的福利?

克利切也不想海伦娜一时上火,拒绝和他一起卖本子。毕竟和什么过不去都不能和钱过不去。所以克利切非常坦然的打开了房门,嘴里还念叨着:“海伦娜,你,你不是去……”

声音戛然而止,他面前的不是海伦娜,而是艾玛.伍兹小姐,而且,是那个另一面的艾玛.伍兹。

“皮尔森先生和海伦娜小姐很熟啊。”

评论(17)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