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意识到自己文还没更的人

点都点进来了就关注一下嘛
以及,点开↓





qq1727876530
顾敛玥
较为暴躁

这么欧欧西的东西一定是搞错了什么⑤

魔术师/“杰克”/佣兵/园丁x“慈善家”

空军x盲女

机械师x蜘蛛

本章注意:连环交叉误会了解一下!狗血剧情我的挚爱!我真的好想扩列嗷!!!(这句是怎么回事)

感觉自己的人物形象欧欧西了……求建议!!!



奈布就算平常表现的温和无害,但终究还是个经历过血战的雇佣兵,他所经历的,所了解的,都是他不想再提到,不想再想起的伤痛。
这不意味着他能真的把自己变成一只软绵绵的小绵羊,任人摆弄。
庄园中多数女孩子都因为奈布带着一丢丢奶味的清脆少年音,把他当做一个软萌受。平常奈布也不会因为这些事大动肝火,最多意思意思气嘟嘟地撅个嘴,毕竟对女孩子动手或者露凶相这种事,不在任务期间的雇佣兵也不太擅长。
奈布平常对女孩子关照有加,他心仪的人却是个三十多的男人,那人长的也不算好看,衣着举止都彰显着他卑贱的出身,平时也不打理自己,尽是一副脏乱的样子,但就是对奈布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所以在知道自己心里重要的人可能画了自己的本子后,奈布就拜托玛尔塔去找海伦娜买了一本,当玛尔塔找到海伦娜的时候,海伦娜着急忙慌的像是要去找人,带着玛尔塔去了自己房间将本子直接塞给了她,说是过后再收钱。
于是玛尔塔在把本子给了奈布之后就急着去找海伦娜,凡事无常必有妖,海伦娜明显有什么瞒着自己的事——而且,没准能解开自己对海伦娜眼睛的疑惑。

奈布拿到本子后,草草看了两眼,就“啪”地把书合上了,脑内是一团乱麻。
硬要描述一下他的表情,可以想像一下悲伤蛙。
奈布现在真的希望自己是个能嘤嘤嘤的小奶布,毕竟他现在内心脆弱的像个宝宝。
但他不能!他是谁!坚韧不屈的雇佣兵!他贼他/妈牛逼!他要维护自己个的形象!
所以他去找克利切了。
然后就看到了园丁躺在克利切床上。
现在他非常想踹门,但他克制住了。
因为他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不能倒在这种挫折上,他还要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blablabla…
当然,逼格不能少,于是奈布在门口小装一逼,成功把克利切叫了出来。

奈布向克利切挥了挥手上的本子,正面对着克利切,和他对视着。
克利切侧了一下头,从奈布手里取走了那个本子,随意翻了两页看看,然后他像是无所谓一样,笑了。
在底层摸爬滚打的人可不会因为这种小事乱了阵脚,克利切将书交还给奈布:“想不到萨贝达先生会和克利切分享这种东西。”
奈布有一瞬间的呆愣,不过还是继续追问道:“皮尔森先生,我想要知道的是为什么你会画这种东西——用来,诋毁我?”
克利切嗤笑一声,捋了捋帽子上的羽毛,戏谑道:“萨贝达先生,想不到你是这种肤浅到只看外表的人,难道说"这种东西”一定是外表是画师的人画的吗?克利切要是有这个时间,还不如画一画可爱的伍兹小姐!”
奈布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不禁懊悔自己过于冲动,竟然仅凭一个本子就想去找克利切理论……早就该想到他不会乖乖承认的。
气氛冷了下来。
“好吧,皮尔森先生,这次是我鲁莽了。”奈布又瞟了一眼克利切房内床上的艾玛,“不过皮尔森先生貌似和伍兹小姐关系不一般……是情侣吗?”



克利切一个箭步挡住了门缝,使得奈布看不见房内的情景,他不想让艾玛醒来后发现自己胡乱吹嘘,只好按照另一面的说法:“伍兹小姐和克利切是旧识,刚刚商讨逃脱计划时她困了才……克利切可是看着伍兹小姐长大的!”

奈布被阻挡了视线,有些不爽,但听了这个漏洞百出的解释又无处寻端倪反驳,毕竟最操/蛋的不是吃醋,而是没资格吃醋。

他只好离开了,带着内心的不甘。


而另一边,海伦娜低着头,玛尔塔只看到她嘴唇动了两下,终是没有说出什么。

玛尔塔向前两步,搂住海伦娜,用一种温柔爆表的语气安抚着海伦娜,她说:“海伦娜,我不是想追究什么……我只是,只是想知道真相。”

海伦娜像是悬了许久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她回抱住玛尔塔,近乎诚恳的小声说到:“嗯,我能看的到……但不过看不清颜色,也经常只能看到一小点范围。”

她突然感觉肩头有点湿,原来是一向坚强的空军哭了。

玛尔塔哽咽道:“太好了,海伦娜,太好了……”

海伦娜摸着她的头,说话也带着点哭腔:“玛尔塔,可以不要告诉别人吗……他们会……不相信我的,同伴之间的猜疑太可怕了……”

“好的,海伦娜,就由我来保护你和你的秘密,我就是属于你的骑士,你的军人!”

海伦娜突然笑出声了:“玛尔塔,你好中二啊。”

玛尔塔的脸chua的一下红透了:“诶???不要毁气氛啊!”

评论(12)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