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意识到自己文还没更的人

点都点进来了就关注一下嘛
以及,点开↓





qq1727876530
顾敛玥
较为暴躁

这么欧欧西的东西一定是搞错了什么⑥

魔术师/“杰克”/佣兵/园丁/红蝶x“慈善家”
空军x盲女
机械师x蜘蛛


本章注意:
等写到求生者就开始欢脱。
看一眼配对加了谁,吃我传教x
私设红蝶因为被“处理”,发现自己如果没有本事,就根本无法存活而十分偏执,对喜欢的人的控制欲几乎到了变态的地步。




今天庄园难得有个好天气,清晨凉爽的薄雾散去后,如碎金般透过窗子洒在地面上,照在身上意外的暖和但不灼热的阳光使庄园主心情愉悦,于是他下达了一个游戏参与者们得以舒缓身心的指令:



游戏暂停,修整一天。


想到求生者和监管者能因为自己一个小小的决定欢欣鼓舞,乐于掌控一切的庄园主满意的笑了,他端起仆人刚泡的飘逸着白色水蒸气的红茶,轻嗅茶香,继续享受自己美好的一天。

庄园里有个明文规定的条约:

监管者如果想要去求生者阵营,必须把武器留在一张长桌上。

但杰克的钢爪因为是直接连接在手上,不得拆卸,所以只能被庄园主勒令前来看管监管者们的武器。

他已经因为这件事不爽很久了。

之前瓦尔莱塔因为蛛身难以拆卸也不能常去,他好歹平衡一点,但自从美智子来到庄园,他连这一丁点慰藉都没有了。

瓦尔莱塔还是个少女,磨难和日复一日的杀戮游戏没有使她失去对幸福的追求,她很喜欢去求生者阵营逛逛,顺道和特蕾西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

但特蕾西如果想要前往监管者庄园,需要浪费很长时间去递交申请,所以总是来到监管者庄园的时候就经常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去享受二人世界了。

而且因为瓦尔莱塔终究是个女孩子,不方便让男性监管者帮忙拆配件,自己拆又不会拆,只得好好呆在庄园里。





现在不一样了,美智子来到了庄园。





瓦尔莱塔终于有时间去找特蕾西了。



瓦尔莱塔一听到庄园主发出的通知,便和美智子商量了一下,请求美智子帮助她脱去蛛衣。

蛛衣设计的实在是复杂,里头充满了蛛丝和绷带,沉重的外壳也让美智子惊诧:瓦尔莱塔看起来不算强壮,竟然能背着这么个笨重的东西进行游戏。

麻烦的是连接在瓦尔莱塔身体上的柔韧丝线和结实的绷带。

瓦尔莱塔的四肢和躯干几乎被绷带缠了个遍,丝线就杂乱但紧实的连接了瓦尔莱塔和蛛衣。

美智子只得仔细的挑出线头,顺着纹路一点一点的拆卸开来——这实在是个心细的活儿,似乎无限的挑战着人的忍耐极限。不过身为一名日本传统女性——虽然心性已然改变,学习过的技巧还是被记的牢实,美智子还是对这些精细活儿得心应手。

瓦尔莱塔托腮看着正在拆除她小腿上装置的美智子,却无从得知那全黑的眼眸里装的是何种情绪,此时正看向哪里。

瓦尔莱塔第一次接触这种让人琢磨不得的人,她总是觉得,在美智子的美人面,或者般若面的面具下边,隐藏的是无尽的悲痛。

瓦尔莱塔沉默着想了一会儿该怎么开口,最后,不善言辞的蜘蛛小姐用她觉得委婉的方式说出了她的疑惑:“美智子,你有过喜欢的人吗?”

美智子恰好解开了缠着瓦尔莱塔腿部的最后一处装置,她几乎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抿唇不语。

见美智子这个反应,瓦尔莱塔也没再说什么,只得配合着美智子拆除上半身的装置。

果不其然,有了美智子的帮助,瓦尔莱塔仅用了二十来分钟就能在没有蛛衣的情况下自如行动了。

美智子没有跟瓦尔莱塔一起走,这让瓦尔莱塔心里哽了一下,但随后美智子表示是想与杰克聊聊,才带着一点怀疑离开了。

美智子慢悠悠的走到杰克面前,无视了杰克在看到她之后就僵硬了的表情。

看着明显不爽的杰克,美智子摆弄着她的扇刀,“啪”的合上扇子,把扇刀直接扣在桌子上,笑盈盈地问道:“杰克先生是在为见不到皮尔森先生而苦恼吗,很遗憾,妾身帮不上忙呢……”

杰克现在只想对着面前的美人狠狠地揍上一拳,但已经融入本性的绅士作风抑制住了他。

杰克冷笑一声,钢爪轻击木桌发出沉闷的“咚咚”声:“哼,美智子小姐,初来乍到的,这样对前辈未免太过张扬了吧。”

美智子用她宽大的和服袖子挡住半张脸,带着明显嘲弄意味的对杰克说道:“抱歉,前,辈。妾身无法对自己的情敌温和呢。”

“好吧,美智子小姐。但请你离克利切远一点,跟你这样的家伙在一起他不会得到好处的。”

杰克觉得不能让自己的所爱被美智子这样几乎失去理智的家伙纠缠,选择了最能激发对方偏激本质的说话方式。

美智子垂眸不语,放下了遮挡面颊的长袖。

杰克用尚且正常的手拿着丝绸手帕仔细地擦拭着没什么污秽的利爪,优雅绅士高傲的毛病尽数显出:“你只是个恶鬼而已,他也不会对你有什么感情的。”

“呵呵呵……”美智子低笑,杰克只能看见她笑的弯弯的眼睛,死寂般的黑色里只有嘲笑和偏执。

美智子启唇,俏丽美人的娇嫩红唇间吐出冰冷的言语,“恶鬼会用一切办法达到目的。”

评论(6)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