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意识到自己文还没更的人

点都点进来了就关注一下嘛
以及,点开↓





qq1727876530
顾敛玥
较为暴躁

【欺诈组/社魔车】贪欢

*dirty talk

*非原作走向注意,最后他们没有收到庄园的邀请

*车头有一丢丢神社倾向

*评论区走石墨

*字数3800+

*想看他们俩第一次的说一下叭,我再写写能开出来。

克利切很早就喜欢瑟维了,这段感情的开始是他曾有幸同来孤儿院彰显同情心的教父观看过一次大魔术师的表演。

大魔术师是瑟维的师父,为了锻炼瑟维,约翰直接让他去做一个开场戏,向观众们展示一下自己。

那时的瑟维还没有蓄须,脸上白白净净的,长的也清秀,变魔术的时候认真的表情让人看一眼就喜欢,所以更是被当时的妇人们喜爱,所以他的师父也乐得通过徒弟的脸来招揽点人气。

瑟维对魔术的痴迷不难看出来,在台上表演的时候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无比吸引台下观众的视线。

克利切在他出场的时候对他不屑一顾,全凭着陪大佬的耐心坐在椅子上,只觉得瑟维是个沉迷无聊把戏的小白脸。

台上的瑟维举止优雅,每个动作都是恰到好处的规矩,让人看着赏心悦目。他先耍了两个变白鸽的小把戏。

瑟维一抖旁边桌子上的桌布,两只白色的鸽子就从本来平整无皱的桌布中飞出来,它们明显经过训练,在台上旋飞两圈便飞回了高台后边,开了个精彩的场。

瑟维摘下高帽,抵在腹部对台下观众行了个礼,后又帽口向地,象征性的抖了两下,从中拽出一只扑蹬着腿的白兔子,赢得台下的一片喝彩。

这些都是克利切没见识过的,他微张着嘴全神贯注地看着台上仿佛优秀到闪耀的瑟维,呆了两秒才想起是后台打的光。

瑟维感受到克利切炽热的目光,抬起头对着穿着简陋朴素,与旁边一身华服的贵人们格格不入的克利切温柔的笑了一下,这让克利切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竟然会被一个小白脸撩了。”克利切忿忿地想着,但视线还是不得已的粘在了瑟维身上。

作为一个魔术师,瑟维实在是优秀,并且还在无限度的进步。

小小年纪,他就学会了多半魔术,更是擅于欺骗观众的眼睛,那时的瑟维还没发明“阿斯拉的假象”这一令他名声大噪的魔术,只是会一点障眼法。

不过在当时,瑟维已经是个挺厉害的魔术学徒了,但终究没出师,他也不好大肆发挥,只能收敛自己,中规中矩的表演一些有趣的小把戏。

瑟维开完了场,是时候退下,让舞台真正的主人上场了。

就这么短短几分钟的出场,克利切产生了些不该出现的情愫。

说起这事来克利切都觉得难堪。

克利切这种有点大男子主义的人像个少女一样对好看的男孩动心,说出去能让人笑掉大牙。

但这也确实发生了,甚至可以说是自然而然。

克利切就好像在出生之前就被神明定下了对瑟维的感情,这一切都像是浑然天成般自然。

如今克利切已经和瑟维在一起了,一起谈谈他们感情中的小事再正常不过,也能互相笑话笑话。

此时此刻,克利切看着穿着衬衫短裤和他侃大山的瑟维,感觉热血一阵下涌,恨不得抓起瑟维就来一炮。

但急不得,逼急了瑟维,没准自己会被干,这么冒险的事克利切实属不喜,还是稳一点慢慢来较好。

克利切直接爬到了葛优躺在藤椅上的瑟维身上,瑟维伸手一捞,正好把克利切抱了个满怀。

其实克利切一直不满于他和瑟维的体型差。

克利切属于精瘦结实,身上肌肉分布得当但因为小时候一直吃不到什么有助于长身体的东西而闲的较为瘦弱。之前因为这个把瑟维心疼坏了,硬是把克利切接到家里好吃好喝的养了段时间,克利切也只是长了点肉——毕竟已经过了长身体的最佳时间。

瑟维家境还算不错,师父也没亏待了他,打小就营养充分,因为基因问题骨架子长的也大,所以显得整个人比克利切大了一圈。平常和克利切站在一起的时候瑟维也会有点小骄傲,但还是经常会心疼自己的恋人。

就算心里对克利切的身体究竟怎样明明白白,瑟维还是经常因为体格这事对克利切多两分疼惜。

评论(18)

热度(212)